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星空 > 诗歌 >> 正文
汉阴星空(组诗)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黄舟山 | 日期:2016-02-15 | 浏览 次]
为什么我的眼睛常含有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艾青题记   

汉阴  汉阴

我点燃一支灯盏
我追随第一缕晨光
汉阴   犹如展翅雄鹰
从南到北渐次舒展
从东到西上善若水
翱翔在苍穹之下在岁月之上

卷卷诱人的煌煌史册
子贡路过  渲染了抱瓮羞机    
孟君浩然泛舟
有汉江古渡和红岩寺的传说  
擂鼓台的鼓角争鸣隐隐远去
轶事如铁    陆离鲜活

启贤将军魂归的故乡   
瞻仰的碑文熨烫了我心扉
尹默大师的风范愈发清晰
三贤馆前    重磅复出
有故乡的游子手捧热土
从栈道丝路悠扬飘洒
大片大片的稻菽和油菜花开
已是踏歌的韵律和鲜花满目
   
汉阴   汉阴
不管时空怎样嬗变
高速光纤和道路
总是拉近了城乡差距 
也不管河床怎样固执的回环
我和你被丰厚的人文底蕴迷恋
而感概千万

唢呐和汉调二簧  激越山的那边
颇具川南口味的家乡美食
让我们对酒当歌
月亮还是故乡明朗
水是天然富硒
城有江南羞涩
群山怀抱犹如血脉相依
润色了我们的华年……

文峰塔韵

我们无法复制这样一座古塔
傅汝修的手笔绽放在一八七三年
在山城打造了――
迄今魏然屹立的名塔

人文起秀  泛着革新的光芒
那副对联映衬着百十年的夙愿
甚至囊括汉阴的过去和未来
使我提笔――无话可说
塔势凌云   既是山城的坐标
也是汉阴人的精神符号
唤醒了暮色沉沉的早春   从此
这里的天空渲染了不一样的云霭

文峰塔的笔名是魁星楼
在故乡历史的演员表中
是明星   也是大腕
呼之欲出   我们找到根的归宿
虽然年代久远   虽然古朴典雅
可是   经过人们的装扮
像饱读诗书的雅士  或风度翩翩
又像继往开来的勇士  拨云见日

这座名塔  像笔在抒怀山城
力拔山兮气盖世
吞吐了日月精华
像帆在远航   劈开了重重的历史烟云
像犁在耕耘   抒发了大地的馈赠
是闪耀在漫漫长夜的灯塔
放飞了乡亲们的千年梦翼
连着古城墙
对接了今天   寄语了明天
我们不再虚无不再漂泊

如果有一天  我们失去它
那伤口就难以愈合
精神的家园就会葳蕤丛生
迷失自我失去内涵
忘记了先辈的嘱托  成为不肖子孙
也失去人文的根基
更不知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哦!和我并排站立的古塔
宛如塔峰上的女贞树
闪耀着永远的苍翠……

汉江和月河

什么时候
天空流下了两行相思泪
汇成一条汉江一条月河
把汉阴包涵和抒发
抒发在饱满的岁月

两条河流
一条是妙龄女子的柔情
一条有粗犷汉子的雄伟
妙龄女子―― 总有月亮的温情
婀娜多姿和大家闺秀  
仿佛阳春白雪  依稀梦唱故土
粗犷汉子――也有太阳般火热
风度翩翩和豪放果敢  人们仰止
宛若洪钟大吕   奏响的跫音

厚重的精神家园    把山水当成嫁妆
富饶的田园相依    开启了生机流觞
我手捧一把家乡水
浇灌了荒芜的心田
门前的栀子花开得正旺
我们的花园纷纷繁茂

我的故乡 
月河和汉江流过
洗净铅华的云烟轻轻
每个憧憬    不停地激越
或者每个星汉灿烂的天空
使我兀自抒发   探索而寻根

故土的后裔
犹如这茫茫的河水探向希望的地方
留下的红色史诗和岸边青石
摇曳着风雅颂
也摇曳着传唱的家乡

这就是汉江和月河 
汉阴的母亲河
拐过多道弯  翻过千重梁
把悲欢离合  把人间冷暖
别在胸前
把大米和包谷  当成精神食粮
先辈血脉相依的慢生活 
见证了月河汉江
我的家乡 
寄语了我的今生企望……

山城的龙岗

汉水绕过去绕过去
留下月河轻吻山城
于是便有龙岗的挺拔苍翠
言下之意    风水宝地
既像武松在龙岗的威武
也像诸葛在卧龙岗的睿智
抱瓮羞机的故事也在生长
斑斑驳驳……

朴素典雅的龙岗阁
包含了自然辩证法
风生水起   勇立潮头
镶嵌的山城
便有了大雅和灵性
无论多少笔墨都写不完小城故事
抑或  多少高歌
龙岗总是回眸一顾
我们拾阶而上  鸟瞰山城
愈发神秘和飘渺
小隐于市   大隐于山 
夕阳山外山

第三只眼  重塑汉阴
也素描了山城和龙岗
紫气东来    典雅含韵
我们   从某一个极地出发
再也找不到同样的山城
也猜不透龙岗的神秘

只好在某一天
我反反复复翻阅历史
触摸龙岗的全部  
感觉我们只是沧海一粟

凤堰梯田

岁月之手没有找到
凤堰梯田的文物
淘洗了二百年的光阴
被整合的石坎
挡不住秦头楚尾的风骨

在巴山腹地栖息吧
跌跌撞撞走近县志  以及围城边缘
有客家大规模的迁徙   迁徙
先民从古至今   多有传说
把石头砌成万亩风景 
把粮食装满岁月
也把南来北往的游客
梦牵魂绕

这些线条明显的梯田
轻快而含蓄地长出故事
长出大地浮雕和天书的模样
密密麻麻地记载
明朝明月   清时关
也记载庄稼拔节声声
名人墨客多有光顾
有乡情俚语有仿古探幽
也有大自然博物馆  
和高不可估的天然国画
人们偶尔放纵一下
便有镜头和妙笔丹青
从山涧缓缓滑落
溅起乡愁千里
装帧成了享誉县内外的名片

双河古镇

如果说――
我的多篇拙文
都在望和探索这个古镇
那么    我不得不重新提起
这个驿站文明之地

被县城牵引的孩子
――双河古镇
腼腆地和我们见面
我在扉页上签上了名字
――陕西旅游文化名镇
伤口业已愈合
新装闪亮登场
不玩味古典不需要化妆
古镇风姿焕发  不管什么达人红人
从另一个角度出发
找到了不一样的感觉

古镇风景
不需要过多的铺排
便有李可染的水墨画意
也有了袅袅炊烟提醒
以及田园的静谧祥和
入木三分   双河纸贵

我在溪边掬一把清泉
预览了厚重的历史
双河的前天   昨天  今天
还有明天   汉江诗会
在这里一一彩排……

油菜花黄

油菜花黄 
开在季节深处
于三月额际  于清明时节芳菲
朵朵袅娜绽放

我出门的时候  游人如织
已是柳絮纷飞
柴门依旧   花溪汩汩
油菜花黄   迎风含笑云彩朵朵
于是拔节声声惊动了燕儿回归
不要妒忌姹紫嫣红的秀色
不要折断油菜花的根茎
她默默情深地注视人间
与大地与图腾为伴

不要责怪故乡的花期太晚
其实    在洗礼和最后的答谢
留下的饱满硕果和芬芳
为人们无私奉献

洒满大地的密码
总是遍布田间山野
油菜花开  开满壮美山川
远方的客人哼着小调
抓拍的镜头很是抢眼
时代的《漩涡》惊动了剧组
京华烟云   渐次重叠
恍若拨亮星辰
不只是在《诗经》中找到的注脚
这是一把打开故乡的钥匙

那把飘逸的油纸伞
含蓄了油菜花开的盛况
总是在花海中徜徉咏叹
总是浓妆淡抹   千呼万唤
把客人喊出家门吧  
翘望万倾风景   开遍原野
央视荧屏不断劲爆   开满世界
万人空巷
传遍大江南北   

故乡的油菜花黄
激情飞扬   品茗山茶和酒香
听到的见到的   比花儿还美 
比记忆久远
(只有在油菜花黄的故乡才有的感觉)
心灵早已安放    我们
依稀华年    和消去的时光
踏遍万水千山   走遍海角天涯
拥抱故乡……

在乡下

乡下的风景怎样的迷离
我们总会关注家乡的沧桑
岁岁年年总有念不完的家常
打一壶开缸酒    诉说衷肠
自信的目光    道路更长
遗落的古堡已经坍塌
石磨坊和古井点缀了乡愁
包括冯家堡子和吴家花屋
也融于了农耕时代的元素

是茶乡的山歌弥漫
黄龙洞的传说和连绵的群山
把柳暗花明的新村烘托
凤凰山把汉阴分成两半
像汉阴人一样
一半有月河的牵挂
一半是汉水悠远的梦想

在乡下
二十四个节令样样出彩
天空湛蓝  天然氧吧
有鸿鹄远飞
在古朴家园   汉阴的乡下
总有心灵栖息之地
总有看不完的风景……

回家过年

一串串礼花升起
弥漫山乡的欢歌和笑语
在除夕   次第绽放
在外地打工的游子
和家乡的亲人
在这个农历的尾巴上
点燃心灯
回家过年

贴好大红的对联   挂起了灯笼
包括温暖的窗花
孩儿穿上新衣丢几只响炮  
年轻的后生谈天说地 
规划新年憧憬
老人操心还有亲戚拜年
山乡的年味最浓   
喝着自己烤制的醇酿
浓醇了梦寐千年

家乡年味十足
皮影子  小场子  蜡花戏
和耍狮子  划彩龙船
小戏热闹了乡村
连城里人  也赶回老家过年
(我或许只是其中之一)
但是故乡情愫未变
乡亲们看到
回家过年的游子
已是热泪满眼……


上一篇:观景亭(对联三幅)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汉阴 版权所有:政协汉阴委员会办公室 陕ICP备05010055号
地址:汉阴县城关镇和平街 电话:0915-5212601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