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星空 > 散文 >> 正文
我的“最佳女主角儿”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欧立鸣 | 日期:2016-01-28 | 浏览 次]
    “繁华褪去,只剩真心。很喜欢朋友所说的这句话,也恭喜他们如愿以偿,牵手相伴,也希望他们相濡以沫,相扶到老。
    我从很远的一个地方来,要到很远的一个地方去。也许这是回答我流离失所,动荡不安的最好答案。总是不断张望,四处寻找,我的1314列车,它什么时候才会驶过我的生命,带我远行?
    至此如此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她从天而降,对我微笑,甚至说,亲,抱歉。
    很久很久以前到很久很久以后,这是一段怎样的距离,是天长地久,还是海枯石烂。”--------(引用本人QQ空间历史日志)

    她和我同住一栋楼11年不曾相遇,相识。
    2012年8月,她,从天而降,对我微笑。但,没有说抱歉……
    我80后,她90后;
    我住三楼,她住二楼;
    我爱好文学,她热爱文艺;
    我喜欢音乐,她钟情舞蹈;
    她与我同月同日生。
    我和她的相识,一切都是天意,一切皆是命运安排。
    她天生是舞台上的角儿,在汉阴大小舞台上司职“大青衣”,一颦一笑,倾国倾城。与偶像派尚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在实力派里也算有光彩的。
    刚相识那会,我跟她说:你岁数比我小很多,以后我们在一起了,我答应你,只要不违背大的原则,所有事我都可以迁就你,包容你,保护你。对你,我只有三个要求:第一,对我们的感情忠诚;第二,对我父母孝顺;第三,对我朋友尊重。她不假思索的点点头:“行”!
    《论语》中子曰:“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进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我老娘教育我:“不要和女人讲道理(这话我懂,言下之意不要和她顶嘴),尤其是跟自己老婆讲道理,你和她讲道理,那你是不打算跟她过了。任性是女人的天性,就算是到了六十岁依旧任性。爱你,才会在你跟前任性,何况在她的年龄段。你要把他当小妹妹一样,得宠着她,让着她,爱护她”。还是女人了解女人啊。
    深得两位高人指点,我也是小心翼翼、理智妥善处理我俩的关系。在一起生活时间长了,磨合期磕磕碰碰的事常有。争吵的时候,她无非做三件事,爆发一通狠心绝情的话(这个时候,我通常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或灵魂出窍冥想云游);电话、微信、QQ拉黑我;摔门而去“离家出走”,但不到一刻钟,又把我取消黑名单,重新加回好友。每次离家出走,她前脚怒气出门,我后脚偷偷尾随。她藏的地方,方圆不会超过我家20米的范围,所以我总能轻易找到她,然后,相视一笑泯恩仇。只要我拉着她的手说声对不起,跟我回家吧,矛盾也就瞬间化解。在自己女人跟前认错,不丢人。其实,我知道,她怕躲的远了,我找不到她。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如果两人之间没有争吵,生活哪来的激情。但我们始终能做到小吵不过钟(不超过2小时),大闹不隔夜。
    能追到她,我也是绞尽脑汁、煞费苦心、锲而不舍,经历千辛万苦,克服千难万险,冲破千重万阻。(此处省略一万字……)总结起来,就跟唐僧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相当的艰辛。因此,这段感情,我很珍惜。她,亦是。
    我父母待她如亲生女儿。每逢周末,父亲早早起来提前上街买好菜,母亲在家忙活整天做饭。为迎接这位“角儿”的到来,可谓是“动力十足,激情四射”。待饭好,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催我们回家用膳。自从家里新增了这位“角儿”,我手机的妈妈闹钟从来没响过,都是直通她手机。从进门开始,父母就对她嘘寒问暖不断,“来,赶紧过来坐,坐沙发上”,“手都冻的冰凉,赶紧烤烤”母亲一直握着她的手久久舍不得松开,吃饭也是不停给她碗里夹菜,还当着我面给她塞零花钱。这简直视我为空气,不闻不问。有时真想问我爸妈一句:“我是你们亲生的吗?”这些场景多不胜数,不想回忆,一回忆我就黯然神伤。
    她是个知道感恩的人。她这人不但嘴特甜,也会来事儿,眼眨眉毛动,用汉阴话说就是“灵醒”。“叔叔阿姨,我每次回来你们别劳神弄这么多菜,你们这样,我过意不去”“ 叔叔阿姨,外面冷,你们出门多穿点”“叔叔阿姨,你们在家要好好照顾身体,别累着了……”。说的尽是暖人心话,就是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吃饭时眼睛时刻关注着我爸妈的碗,饭没了,立马起身去给盛饭,洗碗拖地的家务事儿也是抢着干。她还会把她的零花钱省下来,逢我妈生日给买个围巾,我爸生日买瓶酒,平时买点水果啥的,很少空着手到我家去。“家里不缺什么,你那点钱还是省着自己花吧”我说。她说:“虽然现在我还不能赚钱,但买多买少这是我的心意。他们对我这么好,我以后赚钱了,一定要带她们一起去旅游,去哪里都带上她们,好好尽孝道。”行!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今年元旦假期,连续三天,家里有客。客来,端茶伺水,忙里忙外热情招呼客人。客走,家里一片狼藉,乱的无从下手收拾。她笑着说,白天你做饭忙一天了,坐那休息下吧,家里我来收拾。然后挽起袖子,麻利动身,洗碗、擦桌、拖地一条龙,待拾掇完已是夜里凌晨两点,毫无怨言,只说了句:你朋友便是我朋友,他们来,我高兴!
    我心直口快,说话经常得罪人,回到家,她总数落我:“大叔,麻烦你以后说话能圆滑委婉一点吗,说话直戳戳,赤裸裸,怪不得你当不了官,你就不能看看电视里的和和大人,学学人家怎么说话的?”
    “委婉我尽量。圆滑,臣妾做不到啊”我调侃道。
    “那你说说看历来说直话真话的有几个能当的了大官?”她瞪了我一眼。
    “纪晓岚和魏征啊”我反驳。
    “那敢于直言不讳的丞相又有谁飞升成圣了?”她争锋相对,不甘示弱。
    我想想了说:“姜子牙”。
    “……”她,瞬间无言以对
    很久很久以前到很久很久以后,这是一段怎样的距离,是天长地久,还是海枯石烂。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长长的路,慢慢的走,斗嘴还在继续,如果非要有个期限,那就是------一辈子!

上一篇:大义至简
下一篇:正月的萌动
中国·汉阴 版权所有:政协汉阴委员会办公室 陕ICP备05010055号
地址:汉阴县城关镇和平街 电话:0915-5212601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