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星空 > 小说 >> 正文
董书记的山乡情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陈绪伟 | 日期:2008-05-26 | 浏览 次]

                                   

    那年,县里调派董副书记包抓河口乡的扶贫开发工作。这里是群山绵延起伏的秦岭山脉,也曾是陕南抗日第一军驻扎和路过的革命老区,更是县里经济和文化比较落后的一个乡。这里最大的村200多户,最小的村40多户,6个自然村全座落在两条山沟里。
  董副书记是外县人,也是在山里长大,农民出身,一参加工作就认认真真做事,一到任就想扑下身子扎扎实实地为山区人民办点实事。就首先打算把联乡的每个村走一遍,了解一下真实情况,再想想怎样开展全县开发扶贫,如何让山里农民致富奔小康。
  2005年秋天的一个早晨,董副书记来到河口乡,一下车就叫徐乡长陪着到最边远的村去看看,村道虽有毛毛公路,却因夏天山洪暴雨垮塌厉害,不通车。就这样徒步前行,翻过一座山,爬过一道梁,绕着一条河,边走边看问这问那。
  三十来里路,走得太阳已偏西,在斜斜的夕霞下,趟过夹子河,来到了斑竹湾村。
  徐乡长介绍说,这个村约有40户人家,支部书记姓柯,今年49岁,当了十多年支书,……说着说着,不紧觉就走进了村支书的院坝边。
  支书院坝的四周一大块竹园,三间新瓦房靠着竹园山梁,侧面西边还有两间耳房。董书记心想这山里有的农民就住上了楼房,支书还住的平房哦!
  正想着,徐乡长已经推开了村支书家的门。只见堂屋中间堆满了核桃板栗树苗(防冻),一位花白头发的中年妇女正在给苗子喷水。听到门响,她抬头一看是徐乡长,急忙站起身来说:“是徐乡长啊,今天是那股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支书嫂子呃,说啥话哟,你晓得我今天给你领来谁,这是咱们县里新调来的董书记,一来就要先看看你哟!”徐乡长一边往里走,一边介绍说。
    “你徐乡长没说哪门鲜嘞,怪不得今天早上竹园里喜鹊叫,没想到县里书记今天就到我们这山恰恰来了,快请进来坐,进来坐。”她一边笑着说,一边伸手往屋里让。
  “柯支书是不是又上山了?”徐乡长好像知道地问。
  “冬季植树,说是扶贫开发,一大早他们支部的几个人就上山去规划核桃板栗园去了。到现在也没见个人影,家里什么事都不管。十几年嘞我也习惯了,不指望他做啥。”她话里虽有埋怨,心里确是通情达理。
  “支书大嫂,麻烦你帮我找一下柯支书,就说县里董书记来了,让他麻利回来。”徐乡长催促着说。
  “支书嫂子你忙,见到你很高兴,感谢你支持村上的工作。徐乡长,我们自己到山上去找他吧。”董书记赶忙插话说。
  “董书记,天快黑了,还劳你大驾,那我这个当大嫂的可就生气了哟!”说着,她急忙扯过一条板凳,两手用力把他给请在板凳上坐下。“徐乡长,你就先当主人,陪董书记坐着,我就上山找他去。”她随后给每人倒了一杯茶水,麻利跑出门去。
   屋里,徐乡长就给董书记汇报,这个村扶贫开发主要是发展林果产业,正在规划核桃、板栗园。去年柯支书家各项收入近一万元。为了带领群众共同致富,他把钱全拿出来先为群众预订了核桃和板栗苗……。董书记一边听徐乡长汇报,一边查看了柯支书家的几个房间。虽说是新房,却空空荡荡,清贫得很。家里仅有的家具就是一张双人木板床,一幅老式大衣柜,还有一个老式五斗橱,五斗橱上方的墙上挂着一个像框,里面镶着柯支书的儿子在西安交大读书时的照片。
  “董书记来了,徐乡长你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董书记正在仔细端详着照片,柯支书已经高喉咙大嗓子地走了进来。
   董书记顺声望去,柯支书高大的个头,身体确是有些消瘦,黑黑的脸膛,有神的眼睛,粗壮的双手,说起话来雷声吼动似的。他一手捏着旱烟袋,另一只长满老茧的手已经伸了出来。
   董书记紧紧握着柯支书的手,“我刚到县,在这段时间把联乡的村走一走,熟悉一下这里的情况。首先到你这来,就是想听一听你们的打算和想法。”他主动说明了来意。
  “好哇好哇!见了你这大领导,太高兴了,天气也晚了,就在我家住下,当着徐乡长的面,有好多话说哟。屋里的,快炒两个菜,我要和董书记徐乡长好好喝两杯。”柯支书高兴地指派着。
  “当家的,你看县里的书记第一次到家来,没准备一点啥哦 。”柯支书屋里的有点发愁。
  “不大要紧,董书记能来就不是外人,香菇、木耳、洋芋、青菜,你只管炒几个来吧。”说着,柯支书磕了磕烟袋锅儿,拉着董书记到了客厅。
   柯支书家的客厅也就是那两间偏耳房,屋中间摆着一张老式四方桌,还有四张长条板凳。董书记顺着墙根转了一圈,感兴趣的是蹬着的几十个白酒瓶,瞅拢一看,哎!全是泸康酒和杆杆酒瓶。
  “柯支书,嗬!你自己喝了这么多空酒瓶啊!”董书记兴奇地而带有点玩笑式地说。
  “不多不多,都是些哈哈酒,给你董书记汇报,空酒瓶都是我喝的。我们这山恰恰里,跟过去比是好的多了,但村上经济还不富裕,我家里也是近几年刚有了些收入。为此,我们村党支部立了两条规矩,一是上面来客人,一律不准出村接待。找支书的由支书管饭,找村长的由村长管饭,反正村上不接待。二是支部成员不随便到群众家吃饭。所以,这酒只好自己买来喝了。哈哈……”话没说完,柯支书自己先憨厚地笑起来了。
    “好规矩,好规矩,这个规矩应该推广到其他村。”董书记正说着,柯支书屋里的端上一盘葱花炒鸡蛋、一盘瘦肉木耳不好意思地插上嘴:“没得啥炒的,菜蹩哟,没嫌气。董书记第一次来就怠慢你了哦。”
  “徐乡长,你看,我家只有泸康酒和杆杆酒,不知道董书记喝不喝的来,喝啥好?”柯支书拿过两瓶酒让徐乡长挑。
     董书记忙说:“随便吧,我又不能喝酒,遇乡随俗,陪你支书喝两杯,客随主便嘛。”
     徐乡长接着说:“董书记是不喝酒,这在他到县里任职时见过的,意思意思就行了,支书你说要不要得!”
    “现在讲改革,不蛮劝酒,想喝就喝,随便随便,董书记为我们这山恰恰里发展的事,头一次来,不在酒,而再情。!”柯支书屋里的又端来一盘蹄子焖蘑菇搭话来。
     月亮出了山头,微风吹得竹林沙沙作响,虽然是晚秋,屋内确是暖洋洋的。那天晚上,董书记喝了六杯杆杆酒,觉得酒味是那么芳香,竟然没有醉,因为这酒是农民用汗水和纯情酿造的。
     当晚,董书记就在柯支书家住下了,徐乡长陪着,睡的那个香劲显得是那样的舒服和踏实。梦里董书记还喃喃地说:斑竹村的农民有了支柱产业,再把公路修好,这扶贫开发就会给他们带来更富裕的明天。
           






上一篇:小 河 弯 弯
下一篇:真不是我
中国·汉阴 版权所有:政协汉阴委员会办公室 陕ICP备05010055号
地址:汉阴县城关镇和平街 电话:0915-5212601 投稿邮箱: